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admin   发表于 2015-8-31 21:47:43 |栏目:


夜,人迷惑人,也被人迷惑。
主宰这一块祇园的夜游神,正是这些花样年华的艺妓吧。一切都是想像的;想像她们羞蓄的步伐游荡在酒曲舞踏中,那眼睛和朱唇勾媚得要人赤裸裸暴露自己的欲望,任你哭泣、淫笑,或者彼此吞噬。这裡无需设防,你只需痛快地瓦解自己,然后在生灭的痛快后被无限的懊悔折磨。夜愈来愈深,花蝶扑下的粉末如雪纷。这时候,或有人想作乱臣贼子,酒中游魂;或有人已在三弦琴的催促中走进了情爱的背叛;或有人告诉自己,这乃是对自己的一次放纵的预谋。

夜的预谋。再也压抑不住,有一种惊茫的颤慄,像火烧入了死的况味。不必多做解释,说到底,夜使人暴露了自己,北京拓展训练也还原了自己。「虚幻的都市,在冬夜中褐雾的溺漫下……」翻开艾略特(T.S.Eliot)的《荒原》(The Waste Land),他说:

   于是我来到迦太基

   燃烧 燃烧 燃烧 燃烧

   啊主啊求您把我从火中抽出来吧

   啊主啊求您抽出来吧

   燃烧啊

   无物

午后五时的雪,变幻成蓝,显得幽魅无常,就像昨天再也不是昨天了,而我们的面目全非。
已经将到终点。发现新干线之快,是两台各十四辆车厢交会时,在一次呼吸间的完成。到了未约定的完成前,一切都化约成为线条,和线条。线条之外,无物。
是的,无物。永远忘不了京都御所的介绍员指著皇居外一片白色细润的沙石子说道,「Nothing is beautiful.」无物,便是美。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